广州鲜花销售联盟

两首诗——《辛夷坞》比较

楼主:垂柳下 时间:2018-08-09 16:35:25

感谢关注垂柳下~~~


两首《辛夷坞》比较


辛夷坞 王维


木末芙蓉花,山中发红萼。

涧户寂无人,纷纷开且落。


《辛夷坞》裴迪


绿堤春草合,王孙自留玩。

况有辛夷花,色与芙蓉乱。



王维这一首《辛夷坞》,冲淡自然,空灵幽静。起句比兴,将辛夷比喻为芙蓉,别有雅趣。辛夷花不同于梅花、桃花之类。它的花苞打在每一根枝条的最末端上,形如毛笔,所以用“木末”二字是很准确的。辛夷含苞待放时,很象荷花箭,诗人把这辛夷花形容成芙蓉,给人以直接的联想,清水出芙蓉,树梢绽辛夷,两种美丽的植物虽然相似,却生长在不同的地方,如同芸芸众生,世间百态。


首句介绍了辛夷花的形态,接下来,作者就把笔锋转入对花生长的环境及颜色中去了。深山涧谷,寂静无人,芙蓉花在春天到来时,绽放出红色的花瓣。“发”字用得非常老道,展现出芙蓉花的勃勃生机,与裴迪的“况有芙蓉花,色与芙蓉乱”相比,更呈现出一种动态的美,迸发出生命力。这山中的芙蓉花,那一片艳红,多么像年华正好、腮晕潮红的妙龄少女啊!然而,就是这样美丽的花,美丽的少女,也有枯萎憔悴的一天。


辛夷花在荒无人烟的深谷中,自开自落,就好像元稹笔下的宫女:寥落古行宫,宫花寂寞红。白头宫女在,闲坐说玄宗。这些美丽的宫女被禁闭在这冷落的古行宫之中,成日价寂寞无聊,看着宫花,花开花落,年复一年,青春消逝,红颜憔悴,白发频添,如此被摧残,往事不堪重省。然而,她们被禁闭冷宫,与世隔绝,别无话题,却只能回顾天宝时代玄宗遗事,此景此情,令人凄绝。王维写这首诗时,是在安史之乱前。张九龄罢知政事,李林甫一派反动势力上台,朝政黑暗,社会矛盾日趋尖锐。王维虽然在朝,他倾向于张九龄的开明政治,对现实十分不满而又无能为力,他先后在终南山和辋川建立别墅,过着亦仕亦隐的生活,这首诗写辛夷花的自开自落,也是他怀才不遇的自况。


宋人方回认为,王维的这首诗是辋川诗中的佳篇,有“一唱三叹不可穷之妙”。这种不可穷之妙,正表现在诗的含蓄蕴藉上,它有言外之意,实际上,辛夷花的自开自谢,与禅宗的参禅的第二境界“空山无人,水流花开”,此种境界,即佛家所谓的对“无”的观照,王维以禅者的身份,静心谛视自然万物,物我相忘,明心见性。所以,王维的《辛夷坞》创造的是一个“无我之境”,这个诗境,是空寂的,物我合一,是王国维所说的:“以物观物,故不知何者为我,何者为物。”胡应麟《诗薮·内编·绝句》说:右丞却入禅宗...木末芙蓉花,山中发红萼。涧户寂无人,纷纷开且落。读之身世两忘,万念皆寂,不谓声律之中,有此妙诠。”


裴迪的《辛夷坞》,与王维相比,少了一份禅味,多了一份闲适的心情。河堤上的芳草萋萋,春意盎然,你自可赏玩,更何况山中还有辛夷花,色泽鲜艳,不要将它与芙蓉花混淆。裴迪在诗中流露出的,是对大自然的喜爱,境界上,逊色于王维诗。



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
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