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鲜花销售联盟

【山西】韩会珍|涑园玉兰香

楼主:作家在线 时间:2018-06-12 15:16:17

作家在线 · 散文


【作者简介】

  韩会珍,女,1963年出生,山西省永济市涑北中学高级语文教师,首届全国优秀楹联教师,永济市作协会员,永济市诗联会员。多年来有一定数量的论文、散文、诗歌、楹联发表于各级报刊、杂志,其中《<社戏>审美谈》,在首届“语通杯”全国语文教研成果大赛中,被评为文学评论一等奖,并收录于由人民日报出版社、现代教育出版社出版的《现代教育理论与实践指导全书》;诗歌《夜语》曾获全国《圆梦之旅》大赛二等奖;诗歌《我是一个美丽的女人》发表于《山西文学》2005年第三期。





涑园玉兰香

【山西】韩会珍 

  

 

  涑园不是公园,不是景点,而是一所位于永济市涑水之滨的高中校园。

  涑园的玉兰,不像蒲园的紫玉兰,柳园的白玉兰,开在莺歌燕舞的春天,而是开在春红谢尽的初夏;涑园的玉兰,鲜为人知,多少年了,一直蕴蓄着她的绿,沉默在校园花池的艺术林中。永济的人一般都认识那些先开花后长叶,过了春夏就落叶的玉兰,而不熟悉这高大挺拔、一年四季阳光下泛着蜡质绿光、好些年不开花的树是什么树。有人说她像橡皮树,有人说她像南方的枇杷树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我对她的认识,缘于去年六月,一个天气阴暗的黄昏。高考完毕,焦虑地等待儿子分数的我,漫步在校园,无意间在绿色的艺术林中,发现了一棵高大的树,枝丫间一朵令人瞩目的白花,她比我们平时在公园里看到的玉兰花要大得多,白得多,好看得多——是一种极似荷花的玉兰,并且有着淡淡的芳香。刹那间,这种惊艳的白,点亮了那个阴暗的黄昏,也明媚了我的心情。是呀,任何事,迟到的未必就坏,迟开的花,一旦绽放,更有一份别样的香。那天,问了园丁,知道了她是玉兰花,前年已经开了,因为稀少,且隐在树叶里没人发现,去年也不是很多,但,比前年要多的多。我数了数,啊,足足十几大朵。从那刻,涑园的玉兰花,已长在我心里;从那时,涑园的师生们慢慢地认识了自己的玉兰,并且随时寻觅着她的踪迹,了解她的意义;从那时到今天,外面的人们越来越多地知道了,永济的北郊有一个生长着不同寻常白玉兰的涑园。

  因为有着白玉兰,涑园的美便耐人寻味。涑园建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她曾有着名扬晋南乃至三晋的辉煌史,她曾创造了全区理科应届生高考状元的奇迹(高于清华大学录取线十二分),她也屡屡获取全国楹联教育基地、全区高中会考优秀成绩、全区师范高中学校等称号,同样中考的成绩,如果按分数段计算,涑园的高考率一定是优秀的……涑园的一些老师,默默为附近一所武警部队的战士们免费讲课;涑园的孩子们,每逢节假日就去附近敬老院义务劳动;涑园的英汉听写大赛、读书演讲、楹联讲座、四方讲坛、元旦晚会、体育联赛等各项活动搞得风生水起,在全市应该是小有名气,有的已经已成为传统与经典,沉淀为涑园永恒的记忆……涑园的师生们,就像涑园这片年轻的玉兰,默默地蕴蓄,悄悄地绽放,这些年,他们其实一直在努力,在改革,在进步,在寻求着新的突破,但,在这个喜欢张扬的年代,由于各种因素,涑园却被一些人渐渐淡忘了。

  细细品味整个涑园,除了校园后面驰名全市的塑胶操场,最美、最有价值的设施都集中在校园前面。走进坐北朝南的宽阔的流线型校园大门,往北,一眼望见校园主体建筑——教学楼,教学楼东西两侧分别是科技楼与办公楼。顺着校园中轴大道,教学楼前,是校园的中心小广场。广场南端耸立着涑园的标志性建筑——雄鹰展翅向太阳的校徽碑、飘扬着鲜艳的五星红旗的旗台。

  广场的东西两旁是校园的花池。花池的布局,基本符合中国传统建筑特点,东西对称。里面鲜艳的花卉不多,绿色植物较多。有几株春天里烂漫着娇红、点缀着校园的贴梗海棠,有绿栅似围着花池的冬青,有精神抖擞卫士般地守护着校园的挺拔的松柏,初夏,女贞子散漫着白星星似的花儿,像妩媚的眼睛,深情地注视着这里。最美、最具品味的部分,应是花池靠近广场的兰、竹及艺术雕塑一带,四季长碧的玉兰树,一棵棵舒展着高大的树冠,与一片绿得好像能淌出汁的竹林,组成绿色的屏障——艺术林。两边艺术林分别护佑着两座白色雕塑——西边娴雅弹琴的女孩,东边凝神读书的女孩。

  六月,这个城市所有的玉兰都已凋谢,不管是蒲园的紫,还是柳园的白,都已销声匿迹。涑园的玉兰,此时却正生机盎然:她尽情地凝蓄着她的绿,绽放着她的白,酝酿着她的香。从初夏的五月开始,一刻不停。一树树玉兰由一个个的含苞待放,到一朵朵凌空栖枝,傲然绽放,微风吹来,恰似蝶儿、鸟儿翩翩飞翔,无不给人以心灵的启迪及美的享受。“绰约新妆玉有辉,素娥千队雪成围。”正是此刻玉兰的写照。

  六月,夏天的烈焰即将燃起,涑园的艺术之林却给人以无限凉爽与滋润。组成艺术林的重要成员当属高大挺拔、气宇轩昂的玉兰树。成熟的五月一过,给人希望的六月,总屡屡掀起人们心头阵阵热浪。玉兰树,涑园里夏的巨扇,总在轻摇着她的微凉,静默着她的绿荫;玉兰花,在娇媚的贴梗海棠春花谢尽之时,独领夏的风骚,用她那最纯的白点亮着校园,用她那冰清玉洁的清凉滋润着师生们;南风拂来,沁着书香的玉兰花香,弥散在校园,浸润着涑园师生们。“ 影落空阶初月冷,香生别院晚风微。”写的就是此刻涑园玉兰的风韵。

  涑园的玉兰树,很年轻,好像才栽植了几年;涑园的玉兰树,也不多,两边加起来共有十几株;涑园的玉兰花,不是很稠,每株疏疏淡淡,最多也就是十几朵……然而,涑园的玉兰树,虽年轻却长得很快,长势喜人,一年一个样;涑园的玉兰树,不多,但枝枝挺拔,叶叶叠翠,即使十几株却似山、如林,蕴蓄着无穷的绿;涑园的玉兰花,虽不是很繁密,但却朵朵清香,瓣瓣纯白,优雅有致。不是春天,清香惹得蜜蜂留恋;不是冬天,纯白恰似雪光点点;她有着婴儿洁白、紧致、细腻、纯净的皮肤,原始野性的欢实灵动,更不乏沁着书香的优雅;涑园的玉兰花开得很迟,却朵朵大、鲜、美、香,一发不可收。

  因为长在涑园,玉兰就有着另一份的美丽。

  六月是收获的季节。过了高考,迎来了中考;过了中考,高一二同学们又开始迎战期末、会考。热浪一阵紧似一阵,人生原本应是疾缓有致的,而青春却是一只易飞的鸟儿,丢了再也无法捕捉回来。

  夏夜,飘散着玉兰清香的校园,结束了一天的紧张,宁静而美丽。我漫步在小广场艺术林边,心头感觉从未有过的惬意与丰润。远处,舜帝山头无数星星灯,辉映着我们校园;近处,教学楼前,大大的“行”“知”两字,像古代先哲们的眼睛,穿透黑暗,凝视着校园。不知名的夏虫轻吟短唱,和着孩子们甜美的鼾声,组成轻柔美丽的涑园小夜曲。

  轻柔的小夜曲中,我忆起另一种花香……三十年前那个春末夏初,准确地说是五月二十三日那天,我作为一名文学青年代表来到县城开会,会议内容是纪念毛泽东同志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发表四十周年,开会地址就是今天的中共永济市委党校,会议间隙,我和同伴来到党校对面——人称“万木林”的一片洋槐树下小憩,夏风习习,槐花飘香,我们谈文学,谈理想,谈人生……当时我想,他年,我是否会在这里种香?是上苍看我真情,还是冥冥之中,我与这块地有缘,十年后,我真的来到了这里,不过,此时,这块土地已不是荒草萋萋、碱水汪汪的“万木林”,而是一座屹立于永济北郊,继永济中学之后,又一所较有规模的全日制高级中学。而既有高中同时也涵盖初中的完全中学,并且办得响当当的,全市仅我涑园,独一无二。创业时的血汗艰辛,成功后的甘甜幸福,亲历过的人怎会忘记?那些凝结着我们记忆的苦涩而甘甜的槐香,承载着我们青春的理想,奋斗的汗水,不服输的精神,都储藏在我们记忆深处。她是一个时代的象征,是我们民族精神的投射,更是我们涑园值得珍存的财富。

  正如一个没有历史的民族,不是一个真正的民族一样,没有历史的校园,不是一个真正的校园;也如一个没有精神支柱的民族,是一个没有灵魂、站立不起来的民族一样,一个没有精神特质的校园,将是一个没有生气、没有活力、没有灵魂和方向的校园;更如一个没有文化的民族,注定是一个将会消亡的民族一样,缺乏文化内涵的校园,将不会永远。今天,高大的玉兰树,圣洁的玉兰花,清幽的玉兰花香,注定会铭刻在涑园每个人记忆里,今天的玉兰树之所以高大,之所以圣洁,之所以如此清香,是因为我们一刻没忘记,我们曾经的历史,良知与责任的承诺,使命与汗水的浇灌,师生们永不停歇地携手奋斗与跨越。

  玉兰树下,有草坪上铭刻永远的校训:“自强不息”、“敢争第一”;玉兰树下,有弹琴、读书的白衣天使;玉兰树,在静听醉享着教学楼里传来的、世界上最美丽、最永恒的乐曲;玉兰树,在深情凝望着,那个向着太阳、腾空飞翔的永远的雄鹰。

  我们的学生,将带着玉兰高洁、挺拔、秀伟、芬芳的气质,自信、快乐、美丽、健康地成长。

  夜深了,校园更静了,小夜曲依旧流淌。我走进了涑园的花池,用深情轻抚所有花草,淡淡的月光下,我惊奇地发现春天凋谢的贴梗海棠,已经挂满了小葫芦一样的青果;而十几株玉兰树,虽大部分花已凋谢,但在最初花蕊的基部,竟然也缀上果实,一个个玉兰果犹如小小松塔一样,有的长圆形,有的圆柱形,闪着奇异的光,果实外面长着一层浅褐色或紫红色的茸毛,里面由许多小颗粒紧密组成——这包裹紧密的希望的心啊,注定会随着岁月一天天生长,注定会承载着生命的重量。啊,所有的花儿,只要努力绽放过,就一定会结果!

哦,差点忘了!请允许我赠给大家一页名片:

  涑园,建于1988,驰于无穷大。涑园正是当年那所站着排头不让、扛着红旗不放,今天依然勇敢无畏,奋斗不息,克服一切困难,永远前行的永济市涑北中学。

  涑园的玉兰,又名荷花玉兰,植于2008年春天,她不是一般意义上庸常的玉兰,她是高洁伟岸、雍容大气、美丽高贵、拥有历史文化内涵、时代气息的广玉兰!

  走近她,才能闻到她的香;走进她,才能领略她的美! 

    写于2016年6月23日

(在线责编 尚书)

推荐阅读

【北京】梁晓声|心灵花园
【河南】王剑冰|通州,大运河之首
【内蒙古】张继炼|张继炼散文短章选粹
【黑龙江】许俊德|死亡的云锦
【江苏】张 镭|读 书
【陕西】刘 力|说旅游
【青海】彭吉明|遗落在湟水河畔的文明碎片
【内蒙古】司丽娜|那一日,转山转水转佛塔
【广西】覃  跃|狗日的面子(短篇小说)
【湖南】廖静仁|一方水土(组诗)
【新疆】秦 汉|秦汉西部散文三篇
【甘肃】秦锦丽|离别山地






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
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