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鲜花销售联盟

动了凡心?司命亲口承认对凤九有情!如何旺桃花,他这么说…

楼主:剧能说 时间:2018-06-11 06:12:22

点击上方“剧能说”可以订阅哦!

文:聆君


这两天,四海八荒颇有些心事重重,擎苍阴谋出世,看起来,这安稳了七万年的天宫地苑,马上又要有大事发生了……

 

然而,九重天上却有一支尤擅挖掘秘辛的小分队,分分钟能为你真题解析天族是非恩怨附送几分风月真心。没错,他们就是以司命星君为首,连宋成玉辅攻的天宫八卦小分队

 

由于这一团队已在凡间引起热议,于是,秉承着人民群众信任的小剧,便作为【剧能说】的特派员,独自前往九重天采访了这位团队的负责人司命星君。

 

司命星君号称掌管人世间的所有命格,主职工作便是编写运簿顺带再伺候下东华帝君。可是,这位星君更挂心的似乎却还是天族的八卦,这不,人家现在就正在思索:这凤九和帝君要是真不小心弄出个孩子,头发得随谁呢……

 

谁也逃不出我这支笔


小剧:为什么您在东华和凤九面前有不同的打开方式?在东华面前毕恭毕敬,凤九面前就成话痨?


司命:一个是我的上司,一个是我比较喜爱的小晚辈,面对这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物关系,我打开的方式肯定不一样,对上司的尊敬我一生都要持有,对小凤九的喜爱……唉,真的是上天赐给我的。

 

小剧:这是种什么“喜爱”?您是不是动心了?


司命:我原以为这仅仅是长辈和晚辈间的喜爱,但后来我才发现,我对小殿下还是产生一种男女之间的喜爱,但是这很短,因为我考虑到了我们两个身份的悬殊。


小剧:您之前对凤九说,“你和帝君这些天在凡间的事我都看到了”,您都看到什么了?


司命:(笑)就都看见了呗,该看的想看的都能看,不该看的我有自律性

 

小剧:凤九和帝君后来就不按您编的套路来了,您会不会生气?


司命:很多凡人有一个阶段都不是按我所写的套路来的,但最后的结局还是按照我写的走,谁也逃不出我这支笔!

 

小剧:星君教凤九如何蹂躏帝君,不怕帝君回来收拾您么?


司命一点都不怕,第一,是你让我这么做的,第二,我是你最得力的跟班,你奈我何?

 

小剧:有这么个机会“算计”上司,是不是挺爽?


司命:那当然,你不这么觉得吗?

 

很多运簿我都是批量生产的

 

小剧:您在编运簿时,灵感是从哪来的呀?


司命:我已经写了几十万年了,不需要灵感,全都是经验,其实想想,那时候凡间也就一亿人口,很多人的命运都是相同的,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,很多运簿我都是批量生产的

 

小剧:从哪淘来那么多戏本子?


司命:戏本子肯定是从人间来的,在人间就是编剧写的,编剧的生活是我给的,所以你说戏本子从哪来的?


小剧:您老总是看别人的八卦,自己内心不寂寞么?想不想也有个官配?


司命:想过,但都已经过了几十万年了,也没人给我配过,看来这个事是没戏了,我估计司命就是孤独终老了。

 

小剧:如果您哪天也下凡历劫了,您会怎么给自己编写运势?


司命:我会去当农民,男耕女织、老婆孩子热炕头,想干嘛就干嘛,面对自己那几亩地,与世无争,多好!

 

凤九和东华在一起,孩子的头发随谁?

 

小剧:为什么不让天宫的织女给您多做几件衣服?看您老穿一件衣服。


司命:那是你们感觉,其实我有400套衣服,只不过是同一款而已

 

小剧:大人您每天要写好多人的运簿应该很忙的吧,可是看您成天都在八卦,哪儿有时间写?


司命:你没有发现我们神仙都不睡觉嘛?

 

小剧:您消息那么广,一定天上地下无所不知,那您看,阿离是个什么种?


司命:他爹妈可能都不知道这事,我就更不知道了,我前两天还听他爹妈在讨论呢,龙狐还是狐龙?

 

小剧:那您说东华和凤九要真在一起了会生什么种?


司命:我最担心这孩子的头发随谁。要说型儿,应该没问题,个头也不会矮,而且怎么着他也会是个仙。可这个头发就不好说了,是黑?还是白?最可怕的是黑白……

 

小剧:您现在已经被尊为天宫八卦小分队带头人,使命在身,是否感到责任重大?


司命我觉得八卦的人都没什么责任!

 

小剧:之后要怎么将团队的八卦精神发扬光大?


司命:那得看我的队员的表现,如果下一个季度他们八卦业绩不太好,我会剔除某些人,也会招募些新人。

 

小剧:现在凡间有好多您的追随者,求问司命大人怎么才可以旺桃花?


司命常出去走走吧,别老在家玩手机了。

 



 

与司命的聊天很愉快,毕竟星君大人总是很健谈的。这之后,心情大振的小剧又用追魂术进入了司命的元神,可是,却似乎撞见了另一番光景。


那里面坐着一个人,叫王骁。与司命不同,他不爱八卦,也不怎么会娱乐,当司命拉着你拈起一桩旧事娓娓道来之时,里面的王骁可能正开着新闻页面浏览时政。


《三生三世》刚开播时,不少网友看到这样气质硬朗的王骁,感觉他好像是隔壁历史正剧的演员走错了剧组。


这个错觉并不是偶然。


王骁的母亲是知名表演艺术家王馥荔,曾出演过《天云山传奇》《咱们的牛百岁》《日出》等经典作品;其父是舞台剧导演,家里其他亲戚也有不少是从事表演相关的行业。


这样一个一看便是正剧挂的演员,近年来最为观众所熟知的却都是偏年轻化的偶像剧。这种“出入”让小剧颇为好奇,于是又对他展开了一轮采访攻势。

历史正剧演员走错片场

 

小剧:听说您一开始接到司命这个角色时是有点犹豫的?


王骁:不是犹豫,完全是拒绝。除了从业的第一部戏,我就没演过古装戏,仙恋戏我也没看过,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演,何况当时我还不知道我有没有感情线(咳咳)。

 

小剧:有不少演员可能会对这种年轻化的偶像题材有些抵触,您怎么看偶像剧的艺术性问题?


王骁:偶像这个东西,打有影像开始就有,谁都愿意见到漂亮的脸庞。其实不是说在偶像剧中就没法锻炼自己的演技,关键还是看你有没有那个敏感度。我们现在总是会把正剧、偶像剧分开,其实没必要,这种碰撞本身是很有意思的。

磁性声线的秘密

 

虽然出生于演艺世家,但王骁的父母却不希望他再走演员路,王馥荔老师甚至曾经放话:你只要不做演员,做什么我都支持你。

 

小剧:家庭对您成为演员都有哪些影响?


王骁:我从小在话剧团、京剧院长大,身边的长辈都是舞台上的人,当然因为岁数小,那时的我不会刻意去吸收什么,但是它会产生一种非常深的影响。我小时候特别大的乐趣就是一个人在家里演戏。那时候国内引进了很多国外片,都是配音过的,我姥爷会用磁带录下来,我那时上学回来了就听,觉得特好玩。

 


小剧:所以您的声音才会那么好听?很多网友都被您的声音圈粉了。


王骁:这个问题我之前从来没想过,但我现在想想,好像还真是有影响,因为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听译制的电视剧,那个时候配音界的老前辈们都很棒。我没有特意训练过声音,但从事这个行业之后,我父母对我的要求就是逻辑重音,我觉得这个确实太重要了。

 

小剧:您生活里不爱八卦,那您有什么其他爱好?


王骁:7年前我开始练拳击,这两年工作忙一些没有去拳馆练,但也会练,另外也开始练习弹吉他。




【剧能说】独家彩蛋


司命星君也穿越,请欣赏↓(其实是不想录“是我的心我的肝我的宝贝甜蜜饯”“帝君我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”之类羞羞脸的台词我会说咩?)


司命星君手写桃花符,各位求桃花的妹纸们收好咯~


最后,送个福利,留言+赞+转发,抽几位送签名,保证你们今年一定有优~质~桃~花~哟~







点击下方“阅读原文”订阅本账号
↓↓↓



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
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