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鲜花销售联盟

曾与梅花住一山:梅梦、梅隐、梅诗、梅画

伍佰艺书画网2018-06-12 16:25:17


中国文学艺术史上,

有关梅的诗词书画数量众多,

它坚韧不拔奋勇当先自强不息,

梅与鹤又是隐士们心灵的载体,

鹤在佛道两家的仙境中时隐时现,

孤洁在白水云天间。

梅在文人雅士的笔下时写时新,

孤洁在诗词书画中。


喜上眉梢 徐悲鸿(1895~1953)


隋朝赵师雄迁居惠州罗浮山时,

夜梦仙女醉憩梅花下,

月落参横翠羽啾嘈。

梅花因此成典故,一梦醉倒千万人。

我是那一株红梅 ,

只愿是你梦里清歌曼舞的霓裳女子 。

我是那一只翠鸟 ,

只愿是你梦里相依相随的绿衣童子 。

横枝疏影 ,

你在花香鸟语中独酌苦酒消耗韶华 。

明月清辉 ,

你在追寻远古中黯然心碎落寞神伤。


探梅图 刘海粟(1896~1994)


宋代林逋隐居西湖小孤山,

竹篱茅屋间,满腹清霜对冷月。

种梅养鹤,梅为妻鹤为子,

终生未娶,人谓梅妻鹤子。

留下《山园小梅》诗句:

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

把梅花清影和神韵写绝了,

梅品、人品融汇到一起,

“疏影暗香”成为咏梅的千古绝唱。

都说林逋梅妻鹤子终身未娶,

其墓中陪葬有端砚和玉簪。

梅可爱,鹤可爱,但终究不如人可爱。

孤山鹤去花如雪,

朵朵孤洁为卿开。

一方端砚一支玉簪解读着林的心事。 

那分明是几多伤心几多惆怅的小词一阕: 

吴山青,越山青。 

两岸青山相对迎,谁知离别情? 

君泪盈,妾泪盈。 

罗带同心结未成,江头潮己平。


墨梅 汪慎生(1896~1972)


古龙笔下的绝世高手李寻欢,

常于冷香小筑的梅林中踟蹰,

他也曾偶呼明月问千古,曾与梅花住一山。 

他也说紫绶高轩虚富贵,梅妻鹤子自风流。 

可我分明看到他萧索的眼神中 ,

有一株玉蝶在翩翩飞舞 。

一片飞刀风流不羁勾魂夺命, 

刻画着咫尺却恍若隔世的爱恋 ,

一曲笛音吹来寒香破梦魂, 

天涯传来千古幽怨江南信,

那烟花三月的梅花,

一片一片飞入愁肠,

飘落在他咫尺天涯的爱恋里。


赏梅图 张大千(1899~1983)


范晔在《后汉书•逸民列传》序中,

将隐士区分为六个类型:

一、隐居以求其志;

二、回避以全其道;

三、静己以镇其躁;

四、去危以图其安;

五、垢俗以动其概;

六、癖物以激其清;

中国的文人自古以来心里就肩负着,

或庙堂或江湖的道义和责任。

他们有自己的文化人格,

追求着一种纯粹的文化氛围。

他们常常以遁形隐心的隐居形式,

求其志全其道镇其躁动其概激其清。

那么梅花书屋,就成了文人雅士,

理想中隐逸的心中桃源。



明 陈洪绶 《梅石图轴》


南宋马元,明代蓝瑛唐寅仇英,

清代陈洪绶吴历张庚卞文瑜吴伟业,

都有绘《梅花书屋图》。

这些梅花书屋,

淡雅浑朴于青山烟笼下,

隐于丛林修竹之中,

梅树环绕,寒梅点点香萦回。

充满了孤洁高雅的自然美感,

观之令人胸次开朗,会心悠远。



梅鹊图轴  宋  沈子蕃


明代张岱筑有梅花书屋并以文记之。

书屋前砌石台,插太湖石数峰。

西溪梅骨古劲,滇茶数茎。

梅根种西番莲,缠绕如璎珞。

其坐卧其中,非高流佳客,不得辄入。



梅竹寒禽图  宋  林椿     


民国吴湖帆藏宝的梅景书屋,

只见万点梅花香,书屋厅壁有联:

情寄吴梅香冷春怀抱,

梦回芳草绿遍旧池塘。

梅屋有两件特殊的梅花佳作:

宋代画家汤叔雅的《梅花双鹊图》,

以及慈禧太后的临本。

南宋宋伯仁编绘的《梅花喜神谱》,

乃传世南宋孤本,

是梅景书屋的镇屋之宝。

宋伯仁乃墨梅鼻祖,

将梅花枝干虬曲疏影横斜之态,

勾勒得淋漓尽致。

在书中对于梅花之性刻画入骨:

其态度冷冷然,清奇俊古,

红尘事无一点于箸,

何异孤竹二子、商山四皓、

竹溪六逸、饮中八仙、洛阳九老、

瀛洲十八学士,放浪形骸之外。


元 王冕 墨梅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
元代王冕一生最爱梅花,

他的梅花多写嫩枝,

突出风拂欲动清拔之感。

以胭脂作梅花骨体,

花密枝繁,别具风格。

他的《墨梅图》简约洒脱,

一梅横出,枝干挺秀,

淡淡的梅花傲然独放,

似有阵阵幽香飘来。

他的梅花:

不要人夸颜色好,只留清气满乾坤。

咏物言志,高雅情操溢于笔端。



元 邹复雷《墨梅图》


元代另一以画梅著称的画家邹复雷,

所绘梅花干苍枝劲,花朵繁密。 

用劲健和时带飞白的笔触皴写粗干,

枝条用笔遒劲挺峭。

梅花的画法尤为奇特,

不用笔点染,也不用线勾勒,

而是用纸或绢卷蘸墨点成。

形成一种苍健凌寒的风格。

他的梅花:

蓬居何处索春回,分付寒蟾伴老梅。

半缕烟消虚室冷,墨痕留影上窗来。



明 王谦 《卓冠群芳图》 上海博物馆藏


明代王谦笔下的梅花,

清奇可爱,落笔雄逸,

素雅淡然却不失傲气。

洗尽铅华独淡妆,孤情偏爱水云乡。

耻同桃李媚春光。

已托焦桐传密意,更邀明月伴幽香。

一枝寒玉倚横塘。



明 陈录 《梅花图》 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
明代陈录画中的梅花,

构图用笔皆气势如虹,

老枝挺健枝条拔脱疏花点点,

梅花香冷清艳,秀美空灵,

充满朝气和生机。

姑射仙人冰雪容,尘心已共彩云空。 

年年一笑相逢处,长在愁烟苦雾中。 


明代陈老莲的梅花,

其枝干老辣浑厚,

而又不失典雅俏丽。

琼枝只合在瑶台, 谁向江南处处栽。 

雪满山中高士卧, 月明林下美人来。 

寒依疏影萧萧竹, 春掩残香漠漠苔。 

自去何郎无好咏, 东风愁绝几回开。


金农梅花图


清代金农之癖也以梅为妻,鹤为子。

曾有诗云:

我今常饥鹤缺粮,携鹤且抱梅花睡。

他五十方始习画尤精墨梅,

知画而法不备,善奇思妙想,

不疏不繁,独创一格。

于朴拙中追求一种秀雅的风韵。

用笔以书入画,凝重浑厚,

墨色清淡秀润,圈花紧密,

如珠似玉,纯雅脱俗、清气袭人。

砚水生冰墨半干,画梅须画晚来寒。

树无丑态香沾袖,不爱花人莫与看。

其流离颠沛的一生铸就他高冷如梅的品格。

清高拔俗的情怀由此而生。


李方膺画梅


李方膺画梅尤精,

有印章曰“梅花手段”。

所画梅花“以难见工”,“为天下先”,

用笔倔强放纵,不拘成法,而苍劲有致。

画梅时以不剪裁为剪裁,

不刻划为刻划,顺乎梅之天性,

以硬瘦见称,老干新枝,欹侧蟠曲。

不逢催折不离奇。



清 汪士慎 《梅花图》 上海博物馆藏


汪士慎的梅花,简枝繁花,

清淡秀雅,存一股疏香冷气。

有空里疏香,风雪山林之趣。

其清澈清高孤傲之气一览无余。

老年失一目,尚能挥写自如,

自称“尚留一目看梅花”。

风流不自惜,淡泊从人写。


梅花 罗聘  清  北京画院藏


罗聘的梅花,

老干虬劲之姿,浓墨点苔,淡墨勾花,

花本不显,又以浓墨点染花萼,

朵朵墨梅呼之欲出。千姿百态,清冷出尘。

似有暗香袭人,清新扑鼻。

笔法古拙质朴,野趣横生,

自成一体罗家梅派。



墨梅图  元代  王冕


梅花,剪雪裁冰,一身傲骨。

最令文人雅士倾倒的气质便是:

寂寞开无主的自足,凌寒独自开的孤傲。

陆游的《咏梅》明了多少士人的心志:

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。

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著风和雨。

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。

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


—END—

本文伍佰艺书画网原创,转载请标注来源:伍佰艺书画网


——点击“阅读原文”,更多精彩等你——